13日下午,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2019年新增藏品捐赠仪式”,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国代表团助理检察官裘劭恒先生用过的打字机等藏品入藏该馆,用文物史料讲好背后的历史与真相。

  仪式上,裘寿一先生捐赠了其父裘劭恒先生使用过的打字机和相关证件。裘劭恒在1946年东京审判期间,为指证南京大屠杀,查阅了上万份控诉材料,实地调查约20名受难余生者,带领10余名证人到庭。最终把一批日军侵华战争的元凶,送上了历史的绞刑架。

  裘寿一说:“他从东京回来的时候,我记得他带了几样东西,有收音机等。他一辈子都在用打字机,工作离不开它。这些里面还有我父亲一辈子工作留下来的纪念的证件,里面有包括市人大常委会的相关基本法的。我父亲这些东西代表了他本人的一段历史,也代表了我们国家的一段历史,我觉得这个是比较珍贵的。”

  一户彰晃是日本青森县云祥寺住持,他带来了四件藏品,侵华日军“完胜”全套,证明了日军纵容士兵对妇女施加性暴行的行为;画有骷颅头军团的军旗,还有写着圣战歌曲集的一本书。一户彰晃指着手中的一张宣传海报说,虽然画上是一名日本女性给中国女孩治疗疾病的药品,但实际却并非如此,“这个也是当时日本的一种虚假宣传的表现形式,我是属于日本的曹洞宗宗派的僧人,我们曹洞宗宗派当时在日本侵华战争的时候,也参与了侵略中国的行径,当时曹洞宗也曾经制作过一种药品,分发给中国的民众,而制药公司又是在日本是以制作麻醉药有名的一家公司。药品号称可以治百病,其实我很怀疑,当时药品里面有可能加入了毒品。”

  鲁照宁十余年来,一直帮助纪念馆在美国搜寻有关南京大屠杀等相关主题的文物史料,此次是第15次来馆捐赠史料,这次带来的藏品有30余件,包括很多原始报纸、杂志和书籍等。

  南京市书协副主席陈金纯以一个南京市民的身份,自创了《祭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文》8米长卷。

  馆长张建军说,今年纪念馆共收到捐赠或征集物品1711件(套),“只有文物史料充足了,我们去做这段历史的研究传播才有根基,所以我们纪念馆多年以来非常重视文物史料,包括艺术品的收藏。今天几位给我们捐赠的物品都非常重要,每一个文物或者每个物品的背后都有一段滚烫的情感,我们会认真的保留、研究、展示,发挥好它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