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摘自《南京大屠杀:日军士兵战地日记》,小野贤二、藤原彰、本多胜一编,刘峰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10月。本书收集了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19名日本士兵的战地日记,记载日本军人阵中生活及战争、行军情况,真实地记录了这些日本军人从一个普通的民众应征入伍,到变成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的心灵历程,再现了南京大屠杀那段残酷的历史。经授权,澎湃新闻选取士兵黑须忠信的日记发布,现标题为编者所拟。

  所属:山炮兵第十九联队第三大队大队段列,编成

  军阶:上等兵

  住所:福岛县

  职业:农民

  收集来源:本人提供

  日记情况:日记标题为《中国事变日记本》。长17cm,宽11cm的记事本。大部分用片假名书写,一部分用平假名书写。

  9月17日

  早上八点左右离开旅馆进入了山炮联队。上午十点顺利通过了身体检查,然后大家被编入各个中队,在引导员的带领下抵达宿舍。平间×××、铃木××君和我三人在松本保吉先生的家里得到了很多关照,所以表示了感谢。从今晚开始就要入住部队宿舍了,所以他请我们吃了饭。

  9月18日

  部分人员在凌晨四点后出发去领取军马,列队前行时踏出了整齐的步伐声。

  我们忙于整理武器、安装马具和其他物品。昨天进入宿舍前已经穿上了新军装,有了军人的样子,也让我们更加精神抖擞。每天都有二三十人来到中队,所以很忙。其间也清洗了军马,参加了驮运行李的演习。但因为都是些刚刚征来的马,所以驾驭起来比较困难。甚至有人被马弄伤而住院。

  9月23日

  完成了中队的编成,区分了炮手和骑手,分配了各自的马。很多人都给自己的爱马做了清洁保养。

  明天有联队长的检阅仪式,所以一直为此而忙碌着。第一次武装山炮让人大伤脑筋。因为忙碌也没法写日记,有些遗憾。宿舍里每晚都有酒和鱼。平间先生的歌声让气氛活跃了不少,我们其余两人能因此愉快地度过每个夜晚。

  9月24日 晴

  上午十点联队全体集合,在明光山山脚的西部平原接受了检阅。准备完毕后无异常情况,遂完成检阅并等待出发的命令。

  下午六点左右终于接到了向○○方面出发的命令。我们高兴得像要跳到天上去一样。在宿舍里不再怀有留恋之情,踊跃出发。大家都在忙着庆祝自己踏上征途。

  9月25日 雨

  昨晚宿舍里准备了美味佳肴。家人都来欢送我,在万岁声中我们的内心充满了勇气,踏上征途。市区里灯火通明,夹道欢送的人群如黑山一般。大家都挥动着手中的国旗,万岁之声响彻天际。甚至在刚出宿舍时就有人来欢送我们。还注意到老家的亲戚也都来了。晚上九点前完成了大炮和马匹的装载。今晚会通过火车运送过去。凌晨三点,火车鸣笛后喷着蒸汽向大阪出发了。沿途各个车站都有大批前来欢送的人。

  铁路沿着湍急的水流或陡峭的悬崖向前延伸。我们眺望着沿途的自然风光。途中看到了木曾山中的美景、浦岛诞生之地,令人惊异。在名古屋前来欢送的人特别多。

  9月26日

  昨夜十二点多抵达了神户,刚到就下起了大雨。马匹和其他装备全被淋湿了。对此进行各类整理后分配了宿舍,此时天色已经逐渐泛白。抵达了作为宿舍的大原点心店,得到了很多关照。早饭后店主人带我们去了楠公神社参拜,祈祷武运长久身体健康。同时还在御守上写下名字带了回来。随后又乘车参观了神户市内繁华的街道,果然是在大港口才会有的文化。

  9月27日 雨

  海边的沙滩上建好了马厩。离水比较远,周围都是打不了桩的沙地。不知我们勇敢的战士乘坐了多少艘船赶来,来往港口的船只很多。终于明天要乘白马山号离开神户,离开日本了。

  9月28日 晴

  从早上起就开始搬运炮车、马匹、粮秣与其他物资,我们脱下上衣拼命地干活,终于在上午完成了。人山人海聚集在神户港欢送我们。下午四点,剪过红蓝白黄等彩带后,我们的船从码头驶离,向大海进发。我看到欢送的人中有店主、朋友、亲兄弟等各种各样的人。艺伎也挥舞着手帕欢送我们。

  9月29日 晴

  我们乘船勇敢地前往下关。沿途的濑户内海仍一如既往,一片美丽雄壮的景色。对面海岸的国旗迎风招展,正在为我们的出征祝福。在群岛中穿梭而过,上午十一点经过了下关港。下关、门司两港离得非常近。两个港口内有大小数十艘船。船向着玄界滩前行,海水变得湍急了起来。

  10月1日

  安全穿过了玄界滩,前往中国的港口上海。因为要在敌前登陆所以我们全副武装,在船尾架上了机枪,做好了以防万一的准备。这片海的名字叫黄海,正如其名,海水是黄色的。长江宽二里,就像大海一样,给人感觉不像是河流。看不出河水是否真的在流淌。很远的地方传来了炮声,战斗还在继续吧。

  10月2日 晴

  接到了命令:我们的白马山号将停泊在吴淞炮台西北方向。面朝上海的方向有敌军在两三年前构筑的炮台,导致我军的登陆行动变得非常困难。但是我们已经下定了誓死登陆的决心。沿着河流上溯一里,河岸旁会有英美法及其他国家的漂亮建筑。中国的楼房在我海军炮弹的轰击下已是布满弹痕、断壁残垣。

  抵达上海港。

  10月3日 晴

  上午把马、炮车从船上卸下。直到下午六点左右才终于踏上了中国的土地。激烈的战斗在远处持续着。城市已完全荒废,看不到一个中国人的身影。巷战的痕迹还很明显地残留着。在纺织工厂度过了一夜,直接躺在工厂里的棉花上。夜间发生了空袭,友军的高射炮和机枪喷出火舌,让房屋都震动了起来,我们战栗不已。深刻感到,原来这就是真正的战争。

  10月4日 晴

  宿舍转移到了上海第四纺织工厂并将驻留两三天。这里有印度人看门,对于我们来说真是件稀奇的事情。工厂里有一个很大的浴场可以用来洗澡。我两天没吃饭,洗澡的时候差点晕倒了。幸好八幡××正好经过,帮助了我。那时我即将失去意识,心想这下可糟糕了。

  10月5日 晴

  身体没有恢复健康,卫生员给我吃了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休息。战友带着征来的香烟、酒和其他稀奇物品来看我。但我没什么食欲,完全尝不出味道。就连吃饭也觉得不香。几乎每晚都有空袭,昨晚甚至有人负伤了。因为是夜间,所以我军射出的炮弹能看得清清楚楚。

  10月6日

  我们段列部队将前往上海西北方约六里处,故全副武装。下午六点出发,但此时我的身体更不舒服了,上吐下泻,甚至吐出了血,痛苦不已。军医给我打了针但完全没有效果,不得已住进了上海第四兵站医院。整晚都在呻吟,甚至让其他伤兵惊讶地以为我负伤了。

  10月7日 雨

  昨晚下了雨,中队一边冒雨前进一边面对敌兵的射击,终于艰难地抵达了○○地并露营。我在医院接受军医的诊断后终于安定下来。医院的病人都是负伤士兵。有人双腿都被打穿了,有人全身都是弹片,无法动弹也吃不了饭。可怜的人相当多。

  10月8日 雨

  昨天的雨到今天也没停。趴在病床上感觉很舒服。体温是三十七度四。饭菜很普通,吃后不久便觉得肚子空空如也。

  10月11日 晴

  下了三天雨,今天终于放晴了。上海的天气也会突然变晴。听到很多汽车驶过的声音。但到了晚上依然会有受伤士兵痛苦不止的呻吟声。

  10月12日

  医院的生活非常无聊。给家乡写了一封信,但因为担心他们会牵挂我,就在信里说我很健康,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去上海的街上买了很多适合病人的食物。护士也在酒保买来了一些必需品和点心。晚上虽然很困但是睡不着。不得不发自内心地佩服一直工作不曾休息的护士。

  10月13日

  早上八点,因身体已经完全康复所以充满喜悦地出院了。乘车前往月浦镇。汽车把我送到了吴淞后便无法再继续前行,只得步行。行军路程约四里。不由得担心起来:如果又生病了该怎么办,而且还不认识路。恰好中队派出的联络员来与我会合,便一起出发。下午四点返回原部队,向队长做了汇报。

  10月14日 晴

  中队的营地就在田地中央,以天为帐。降雨使田地泥泞了起来,难以进出。雨水甚至渗进了营帐,只好用小器皿艰难地把水舀到外面去。而且困难的事情还不止一件。下午一点要转移到李家纲去,如果迟到一天的话可能就追不上中队了。无处不在的空袭导致大量房屋都燃烧了起来。

  10月15日

  光阴似箭,眨眼已经入伍一个月了。战斗越发激烈了起来,从明天起我们也不得不前往战场。现在天气还比较热,附近的猪和中国兵的尸体上都聚集了如山高的蝇虫,甚至污染了水源,根本没法做饭。特别是生水,根本不能喝。已经有很多因为霍乱而死亡的士兵。我们中队里也有包括队长在内的两三人住院了。我担任卫兵工作进行警戒。

  10月16日

  遛马并练习搬运弹药箱,进行了构建战壕的演练。为日后的战斗做好准备。敌军顽强地抵抗着,一步也不退让。我军出现了不计其数的负伤者。

  10月18日

  下午两点从李家纲出发去刘家行。沿途中国正规军士兵的尸体在稻田里堆在一起,尸体已经发臭,臭不可闻。下午五点左右抵达了刘家行。战斗终于打响了,重炮声、机枪声震耳欲聋。我们以天为帐进入露营。整晚的炮声如豆声般倾泻。敌军也和迄今为止遇到的中国兵不同,相当顽强。敌军机枪喷出的火舌连续不断,使我军步兵根本无法追击。整晚都在战斗中度过。

  10月19日

  在原地驻留了一天。敌军依然没有撤退的迹象。我军的重炮向中队前方五十米处的敌军发起了猛烈的炮击。爆炸声一个小时也未停歇。连参加过一次事变的我也为此惊讶得不得了。10月20日

  敌军的炮弹在我们前方五百米处爆炸,友军中有大量士兵和马匹负伤。我们中队也濒临险境,遂挖掘战壕以防敌军流弹。每天不知道有数十人还是数百人被担架抬往野战医院。对于这些负伤者,我表示无限的同情。

  10月21日

  敌军炮弹从我们头顶飞过,真是危险至极。晚上十一点左右,敌军的数发重炮炮弹落在附近。大家都惊恐地四散而逃。谁也不想待在这里。很多人说连正式交战都还没有开始,真不想死。

  10月22日

  敌军炮弹落在了左右两侧。我们坚持不住便退后了五百米。在前线抓到了十五六名中国敢死队员,获得了相当有用的战斗资料。敌军在大场镇有一个非常坚固的炮垒,重炮也无法炸穿。不过其弹药好像是通过地下隧道运输的。

  战斗没有丝毫停歇,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据说大场镇能够应对日军进攻的物资设备仅能维持半年。

  10月23日

  依然在和敌军交战,无法休息。敌军战机在晚上十一点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向我们投下了炸弹。我军有人因此阵亡或负伤,军马也死伤了十五六匹。宫岛上等兵在西边五百米处警戒时被敌弹击中,右眼轻伤。夜间的战斗更加激烈。

  10月24日

  敌军在我军猛攻下开始逐渐后退。补充队接连不断地赶来。10月4日左右动员的士兵全都补充到了步兵第六十五、一○四联队。但好像仍然无法完全补充每天不计其数的负伤者。

  10月25日

  枪炮声逐渐远去,敌军好像在不断撤退。大场镇被攻陷了。每天天气都不错,白天的温度能接近华氏八十度。河水的涨落挺特别的,根据潮水的涨落,河的深浅竟会有四五尺的变化。

  10月26日

  冈塚少尉给我们开设了一些讲习并下达了指示:指挥官要时刻发挥自己的智慧,进行充分的考量。

  他还提醒说:军规要求在战场上必须坚守阵地,不能犯错。

  10月28日 据称为攻克大场镇之日

  我们队长因病住院。在其康复之前,上级派来了新的队长铃木中尉。他是×××郡人,让我倍感亲切。我们每天早晨都会面向祖国,朝皇宫遥拜。同时还将奉读敕谕,明确我们的本分。队长在训示中说:大家要团结一致,注意不要生病,今后自己将全力做好相关工作。

  据说前线遭到敌军的袭击后陷入了苦战。但即便如此仍然攻占了敌方相当多的阵地,仍在继续前进。

  10月29日

  敌军不断退却,我军继续前进。最近两三天会占领敌军阵地的最后一部分。收到了妻子的来信。信上说孩子还没有出生,但自己身体状态很不错,估计马上就会分娩了。还收到了在东京的弟弟××的信。据称他也在为皇国而拼命地工作着。

  10月31日

  早上开始下了些雨,道路变得泥泞不堪。上至联队的段列部队,下至中队的段列部队,搬运弹药都变得十分艰难。阵亡步兵的尸体倒在那里大概一周了。头部和其他部位都已腐烂,看起来真是可怜。中队里连一滴水都没有了,只能用小河的水做饭。没有水真伤脑筋。前线部队的缺水状况好像比我们严重好几倍。

  11月1日

  我们中队也向前线转移了,今天为此做着准备。估计是前往刘家行西南方向约三里开外的地方。因为昨天下雨,今天道路上都有积水,更加险恶了。自不必说弹药搬运也变得更加困难了。但是想到前线的步兵部队正在不眠不休地坚持战斗,便决心不能因为这点小事而叫苦连天、灰心丧气。铃木中尉将被调往联队本部,来和我们道了别。

  11月2日 雨

  凌晨四点起床前往孟家宅搬运弹药。因途中下起了雨,道路湿滑,变得异常艰难。下午一点抵达了火伤场,被大雨淋成了落汤鸡。准备宿营的房屋被炮弹炸毁了,连个休息的地方也没有。下午六点再次前往孟家宅领取弹药,晚上十一点返回。天色昏暗,道路湿滑,摔倒了数十次,真是一场艰苦的战斗。为此还得到了队长的感谢。

  第十三师团根据今天一点在刘家行电报局附近集合的命令抵达了各自的地点。途中残留着一些让人不忍直视的中国兵尸体,甚至还有女性的尸体。敌军遭到了我军重炮相当大的打击。着弹地点留下了一个直径十尺左右的圆形土坑。

  马家宅在我忠勇将士的攻击下也于30日左右陷落。

  11月3日 明治节

  今天在战地迎来了意义深远的明治节。深深祝愿我大日本帝国繁荣昌盛。和战友遥拜了皇居,高呼了三声帝国万岁。

  下午两点半从火伤场出发,向李家宅转移。中国的土地是黏质土,稍微下点雨,泥水便会直接粘在腿上,行军颇为艰难。下午五点才逐渐接近了目的地并宿营。

  11月4日

  度过了在李家宅的第一天。敌弹曾在宿舍附近五百米处爆炸,非常危险。附近有一条大河,有人划船去采菱角吃,还有人挖花生。很长时间没洗澡了,所以就往大缸里灌了热水,泡澡。这种大缸泡澡的方式在战场以外是看不到的吧。傍晚下起了大雨。

  11月7日

  昨天的雨到今天都没停,人马都很辛苦。我作为卫兵站岗值勤。寒气渗进了身体,有人因此而感冒。中队组织了步枪分队来应对可能发生的偷袭。

  11月10日

  目前的战况是白天比较平静,但到了夜间就激烈了起来,敌军的子弹连绵不绝。去上海取回私人行李的一行人已于下午五点左右返回。所以能睡上一个暖和的好觉。

  11月12日

  下午三点,我们根据大队的命令向罗店镇北方约二里的长寿桥转移。途中下起了瓢泼大雨,全身都被淋得湿漉漉的,而且道路泥泞,如同在泥田里行走。雨滴像子弹一样打在身上,让人困扰不已。下午五点半抵达长寿桥宿营。但宿舍不尽如人意。没有地方不漏雨的。前半夜负责马厩的值勤。马厩设在棉花田里,所以放马时一只脚陷在泥里完全动弹不得,弄得浑身是泥。凌晨一点交班后本想睡觉,却发现无处可以入睡。只好去漏雨的地方铺了些棉絮睡上去,结果冻得一整晚都没睡着。真是令人难以忘却的一晚。

  11月13日

  上午九点从长寿桥宅出发前往某地。一路上因为道路险阻,自行车和汽车都被遗弃在一旁,扔得到处都是。还看到了很多因为战事而外出逃难的中国百姓。从这一面来看也确实让人同情。行军五里多,在下午五点遭到了敌兵的猛烈袭击,无法前进。遂把身体藏在低洼的地方躲了大概一个小时。其间,折笠上等兵因腹部被子弹打中而阵亡。敌军的攻击依然没有停止,无奈之下只好到一町开外的房子里过了一夜。

  很多子弹也射向了马群,有两匹马负伤。盖着稻草露营。

  11月14日

  上午九点从积福出发前往某地。在沿途的一些激战遗迹里看到了很多刚死不久的中国人尸体。偶遇了阿部××君。他迄今已经经历过数次激战却依然平安无事。我不禁提高了嗓门,高兴地和他大声聊了起来。行军一直在持续,直到凌晨两点半。在月光下毫无障碍地不断前行,但人马都已极度疲劳。在中国老百姓的家里做饭、睡觉,此时已是凌晨四点了。强行军约八里。遇到了和我同年入伍,出身于宫城县的佐佐木××君。虽然喊了他一声,但他不知道面前是谁,显得犹犹豫豫的。因为实在没有闲暇,所以未能和他聊天,让人感觉遗憾。

  11月15日

  早上八点从某地出发前往太仓。途中遭遇了敌军碉堡的阻击。发现有五六名残兵躲在一间屋子里,便直接用步枪击毙或用刺刀将其捅死。前线的景象真是可怖。晚上十二点抵达了南梅林宅,做好晚饭并完成宿营准备后于凌晨两点就寝。

  11月16日

  五点起床,从南梅林宅出发。上午十点左右开始下雨,导致原本就很艰难的行军变得更加艰难了。架设在小河上的太鼓桥让马匹渡河时非常不便,而且村里的道路也很狭窄,好不容易才让马走过去。粮食的补给完全中断了,只好去中国民居征收了南京大米和其他东西,保住性命后继续前进。晚上十点左右到达某地宿营。第一次尝到了砂糖和浊酒等物,让大家欣喜异常。甚至连迄今为止的疲劳也一扫而空了。

  11月17日 雨

  早上七点从某地出发。途中已经完全没有了路,只好行走在田埂上。敌军从没有建好的碉堡里撤走了。因为道路险阻,军马有很多已经倒毙。今天因为下雨道路更加险恶,行军二里后在某地宿营。敌弹从我们头顶飞过。见到了大野××君,两人很高兴地聊了会天。抓来了一个中国人帮忙做事,他却打算逃走,便当场用步枪将其击毙了。

  11月18日 雨

  雨依然在下,道路更加泥泞,战斗也越发激烈。敌弹不断袭来,和我们处在同一地段的步兵负伤了。距此一千五百米远的前线上,不断有负伤的步兵被抬回来,让人惊讶不已。卫生队在晚上也不休息,继续忙着搬送负伤者。今晚孩子就要出生了,是否平安我默然无法过问,实在是伤感不已。家里也因为母亲与妻子之间的裂痕而关系恶化。不知道家里的情况如何了,让人牵挂不已。可能现在正为孩子的出生而高兴吧。望能尽早收到通知。

  11月19日

  今天雨没有停,战斗也更加激烈起来。我们段列部队也忙于补充和领取弹药。各队都非常积极地去征收粮食。负伤士兵人数骤然增多。每位负伤者都收到了五根香烟,为他们高兴得流下了眼泪。因为此次降雨,天气也越发寒冷了起来。在此地即谢家桥镇的战斗到傍晚也因敌军的总撤退而告终了。友军不断地追击。身负重伤的士兵中有两人在傍晚时因伤势过重而死去。

  11月20日 雨

  枪声在今晨突然停止。我军继续前进,卫生队似乎也于七点出发了。每天的细雨造成了很大困扰。第三大队的段列下午一点出发。持续降雨使路况进一步恶化,人马都陷入了难以前行的状态。沿途有数名中国兵尸体。晚上八点抵达某地并宿营。

  11月21日 雨

  早上六点起床,八点出发,无论敌军逃往何处都必须前进追击。因为下雨,寒冷的程度又增加了,感觉极冷。有十几匹马因道路泥泞而摔倒,无法再站起来。掉进河里的马匹也不在少数,真是苦难的行军。中国的秋天已经早早到来,树上的叶子泛出了红色,完全是一副秋景。今天也从早晨开始行军,非常辛苦。下午六点抵达某地并宿营。此时雨停了,月亮也露了出来。

  11月22日

  早上八点继续出发,下午五点抵达陈家镇。忙着筹集大米、味噌、酱油等物。有人征收到了糯米,有人弄到了小豆,所以就用这些在战地做了牡丹饼吃,没有比这更美味的了。此后洗澡并返回。若战争如今天这样那就太好了。凌晨一点入睡。

  11月23日

  凌晨四点起床并做好出发准备,吃完饭。陈家镇的房屋上都挂起了日章旗以示对日本的友好,甚至在我们行军的路上还铺上了稻草以提供帮助。上午十一点三十分出发后,下午四点抵达南国。此时下起了小雪,是今年的初雪。因为吃得太多好像把肚子吃坏了。今后必须充分地保护好身体。

  把脏乱的中国房屋打扫干净后才开始宿营。

  11月24日

  迄今为止连绵不绝的阴雨终于停了,迎来了好天气。今天在南国驻留了一天。附近的老百姓乘小船避难去了。敌军还未撤退,依然在负隅顽抗,与我军交战。第四分队的大里政一郎君因霍乱而死。

  11月25日

  凌晨五点从南国出发前往某地,依然能听到枪炮声。白霜飘落,这是自登陆上海以来的首次。由此导致天气更加寒冷了。下午四点抵达祝塘乡并宿营。这附近盛行养蚕业,所以田地里都种植着桑树,而且还建了制丝工厂。我们第五分队的二十四名士兵住进宿舍后每天都能杀两头肥猪吃。战争真是舒服。能尽兴地喝着浊酒。终于到了秋天应有的天气,整整一天万里无云,秋高气爽。心情也变得愉快。

  11月26日 晴

  上午九点从祝塘镇出发。我们的战机很早就已威武地开始低空飞行。前进了约二里距离,在下午六点左右抵达了一处无名村庄并宿营。飞来了很多步枪子弹,非常危险。

  11月27日 阴

  第十三师团几乎全都集合在同一地点,继续前进。遇到了若松步兵六十五联队机枪队的××××君。途中见到的房屋全都已经被烧毁了,可见百姓是非常可怜的。下午五点抵达泗河乡并宿营。抓到了两个学生兵,将其斩首了。

  11月28日 晴

  有五个像是中国学生兵的人突然冲到了我们宿舍前面。我也趁此机会用刺刀拼杀了两次。我军的×队征收来了两头三十贯重的猪和三十多只鸡,用此做了一顿美味佳肴。

  能听到远处我军的重炮声。到泗河乡途中曾望见敌军正在很近距离挖掘战壕,看来是下定了抵抗的决心。但似乎枪声还未响起他们便已经逃跑了。下午五点左右前往某地时,遭到敌军碉堡的密集射击。我们段列部队的八百板上等兵右腕受了轻伤。傍晚,我军重炮队猛攻敌军炮垒,但对方顽强抵抗,还使用了迫击炮等武器。

  11月29日 晴(张家桥)

  我军的重炮没有停歇,继续射击着。全员拜谒了大里上等兵的英灵。据说昨天我军在通过上海道路时,曾以坦克队为先导,带领十厘米加农炮、十五厘米加农炮、气球队等向前行军,威风凛凛。下午一点左右,我军飞机因为故障坠落在中队西方一百米处。机体严重受损,里面的两名军官身负重伤。敌军迫击炮猛烈地射击,在我们西方两百米处引发了爆炸。11月30日 晴(李家村)

  凌晨零点起床,负责马厩的值勤。我军的十厘米加农炮在夜间持续射击。原本宁静的天地被震动得直抖,困乏的士兵都睁着眼。如往常一样六点起床,为七点的出发做准备。今天也仍旧没有前进,在原地待命。下午两点从张家桥出发开往敌前。迫击炮炮弹在距离很近的地方爆炸。五点左右到达某地并宿营。

  十一月即将在战斗中结束。因为每天都是战斗、前进,所以感觉日子很短,有些惊讶。

  12月1日 晴

  每天的战斗都是在夜间进行。且此次战斗几乎全是炮战。敌军也是迄今为止抵抗最为顽强的,没有退却。晚上十点到联队段列部队领取了弹药。路程总共往返三里半,凌晨两点返回。收到消息称:步兵第一○四联队已经占领了江阴城南门并在上面插上了日章旗。一共补充了两次弹药。

  12月2日 晴

  下午一点从江阴西方的村子向江阴城进发。我军威风凛凛地占领了江阴,高声呼喊万岁。我们中队也为此次胜利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提振了士气。在今后的战斗中也将继续努力。在一个无名之地宿营。

  12月3日 晴

  早上六点从某地出发前往江阴城。途中听说敌军已经撤退,故无必要再继续推进。师团司令部派遣侍从武官向我们传达了谢意。今日久违的配发了酒、烟、饼。所以×分队全员都聚在一起干杯并三呼万岁。在某地宿营,应会暂时进入休整。

  12月4日 晴

  晴空万里,在中国的旷野上度过了休整期的第一天。

  大家各自清洗了衣物,还能心情放松地洗个澡。而且也有闲暇做做故乡的梦了。和战友、同志一起聊天也让人感觉愉悦。偶尔还会喝点浊酒,心情爽快以至于把各类烦心事抛到了脑后。啊!今天真是悠闲的一天。下午为马做了清洁保养。

  12月5日 晴

  目前我们正在为进攻南京做着准备。需要对人马多加留意,切实确保接下来的战斗不留遗憾。在此次驻留期间我们得到了放松的机会,再次提振了士气,为战争做好了准备。为皇国尽忠,是我们的重大使命。我也每天向神明祈祷故乡的各位能够平安无事,为国家尽忠。我们将不辜负后方同胞,全力奋战。

  12月6日 晴

  接到了命令:从谢绮花乡向南京进发。从联队本部领取了弹药并做好了准备,希望明天的行动不留遗憾。傍晚收到了弟弟××的明信片,上面说家里都很好,都在为我祈祷平安。

  12月7日 晴

  凌晨五点半起床,六点半出发,赶往目的地南京。途中看到了令人惊讶的江阴城城墙。附近有很多七零八落的中国兵尸体。炮声震耳欲聋,战斗已经开始了。

  下午六点抵达小湖镇并宿营。

  12月8日 晴

  早上八点出发,几乎未做停留一直前进。白天相当热,汗流浃背。中国老百姓制作的土砖确实很不错。下午六点抵达了夏野镇□北方的西河巷并宿营。因为经历了强度颇大的行军,大家都很疲劳,路也走不动了。但都一边努力一边想着:这种程度的行军就不行了那怎么可以?

  12月9日 晴

  上午九点从西河巷出发前往姬庄。估计大概行军了八里。下午四点抵达某地并宿营。因为在村子里过夜,所以既无马料也无粮食。不得不担心今后的粮食问题。

  12月10日 阴

  和往常一样早上六点起床,八点出发。步兵、山炮、卫生队等队伍如长蛇一般蜿蜒了二里多。腿脚酸了,但已能够看到长江。这附近的水田比较少,大多是旱田。山上种植着松树。

  中国老百姓的屋子上都挂着我们帝国的国旗,写着“欢迎大日本帝国”字样。镇江的难民有很多回来了。晚上七点抵达了镇江,行军路程约为八里。已经有其他师团入城了,我们也在里面过了一晚。镇江是到目前为止见过的最富有文化的城市。既有高大的建筑,也有电灯,是一座非常不错的城市。

  来到中国后第一次在电灯下睡觉,可惜的是明天就不得不离开了。前线的战斗非常激烈。晚上十一点就寝。

  12月11日 晴

  段列部队上午十点向西方某个无名之地进发了。下午五点抵达某地后宿营。有一个曾在日本长期居住的中国人懂日语。他备好了茶水,欢迎了日军。

  12月12日 晴

  早上七点起床。因为睡眠充足所以精神百倍。今天本应是休整的,但是下午六点突然接到命令向某方向进发。夜间行军相当艰难。在月光下行军,晚上十一点抵达某地并宿营。

  12月13日 晴

  早上七点半从某地出发。经过长江附近的道路时,能清楚地看到我们海军的大批军舰已经停泊在江面。随处都有处决敌方残兵的现象。晚上八点抵达某地并宿营。

  12月14日 晴

  凌晨三点半向前线进发。向前行军时敌弹不断从头顶掠过。在势如破竹地向敌军中心阵地突进时,步兵六十五联队抓获了一千八百多名残兵,还有很多正规兵,全部加起来第十三师团共计捕获了五千名俘虏。出色地将他们全部解除了武装。根据命令,我们大队将攻占幕府山炮台后去东外村宿营,同时还告诫我们要注意残兵。今天的感想完全无法用言语形容。战俘绑着双手由步兵押送到广场集中起来。幕府山炮台扬起了日章旗,高呼万岁。我心中感慨万分,不断前进至东外村宿营。见到×××××先生,感觉特别高兴。

  12月15日 晴

  第十三师团在南京城外的某地休整。上午忙于征收马料。敌方首都南京也被助川部队(第十六师团)于13日上午十点三十分攻占了。部队已经入城。

  12月16日 晴

  下午一点,我段列部队为了扫荡残兵派出二十名士兵前往幕府山地区。两三天前俘虏的中国兵中,有约五千人被带到长江边用机枪射杀。此后还被刺刀随意乱捅。我在当时也用刺刀捅死了大概三十名令人憎恶的中国兵吧。

  踩着堆积如山的尸体用刺刀乱捅时的心情如同魔鬼一般,鼓足勇气奋力地捅下去之后,中国兵发出了呜呜的声音。里面既有老人也有小孩。一个不留地杀得干干净净。还曾借刀试着砍下了其首级。这种事情是迄今为止我从未做过的罕见事。见到了××少尉、×××××先生、×××××先生等人。大家都平安无事。晚上八点返回营地时,手腕相当酸痛。

  12月17日 晴

  今天举行了意义非凡的南京入城仪式。我作为其中一员也光荣地参加了。上午九点出发前往城内,各师团各部队都雄赳赳气昂昂地行军并在正午集合列队。朝香宫殿下的阅兵式非常精彩。我还在此后高兴地参观了南京城,今日盛况难以用语言形容。

  12月18日 阴

  今天是迄今为止最冷的一天。雪花也飘落了下来。上海好像也迎来了冬天。去南京城里征收了很多马料。

  12月19日 晴

  今天早晨罕见地下了很多霜。却是个晴天,白天天气暖和。被叮嘱了很多关于明天渡江准备的事宜。给家乡写去了关于南京入城的消息。家乡的人们如今正怎样牵挂着我们呢?我们士气昂扬的入城行动真是光荣至极。

  12月20日 阴

  凌晨四点起床,六点出发,应该会走南京的津浦铁路,从中山码头登陆浦口。早上月光在云中时隐时现。乘船或许要到下午了吧。下午四点完成登船并开始登陆浦口。上岸后马上向前进发,在附近河岸构筑起坚固阵地。敌军正顽强抵抗我军的登陆,这是显而易见的。有士兵不堪严寒开始放火,还有三人被手榴弹炸伤,送到联段(联队段列)去了。晚上八点抵达某地并宿营。

  12月21日 阴

  早上七点起床做好行军准备,十点出发。途中在山上和山坡处难得地看到了草木茂盛的群山,水也汇成小河不断流淌。

  估计是一直在向西前进,但是完全搞不清具体方位。下午四点半,抵达了东葛镇并宿营。

  12月22日 阴(亘子街)

  从东葛镇出发继续前进。今天的行军和以往不同,并非强行军,所以非常轻松。沿着长江沿岸的铁路行军了大约四里后在某地宿营。滁县已经被占领,有日本军队住了进去。

  12月23日 雨

  上午十点从某地(亘子街)出发,向相反的方向前进。下雨后天气一下子变得相当寒冷,大家都觉得非常冷。在某地逗留了三个小时。有传言说山炮部队会全部在同一个地点集合。下午六点抵达了乌衣街并宿营。

  12月24日 晴

  早上七点半起床,今天确定了日常规范,终于要过军营般的生活了。大家都去征收必要的物品。山炮第十九联队到目前为止共有三十六人阵亡,一百九十九人负伤,战死或病死的马匹共一百四十六匹。

  12月25日 晴

  上午九点举行了传达圣旨的仪式,传达了对我等将士的慰劳之辞,对此感激不尽。师团长和联队长进行了训示。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松井大将会卸任,由朝香宫鸠彦亲王殿下就任新的司令官。从佐藤保吉先生那里收到了喜讯,说诞下了一个男孩。

  12月26日 晴

  去滁县补给粮食和马料,往返共八里。早上七点出发晚上七点返回,相当疲劳。士兵每天都忙着征收东西。在滁县举行了第十三师团的慰灵祭,见到了荻洲师团长。把滁县第一农业仓库中不知道几千捆的东西,包括谷物、大米、大麦、小麦、大豆、小豆、白芝麻都装了起来。

  12月27日 晴

  如往常一样七点半起床。点名时向我们传达了各方对攻占大场镇和南京的贺电。同时还告诫我们在目前警戒期间的各种注意事项。上午射击训练,下午遛马等。

  12月28日 雨

  在马厩负责后半夜的值勤。天气阴沉,到下午开始下雨,傍晚天气更加寒冷。雨水不久就变成了雪花。乌衣街的高地上也出现了像冬天一样的雪景。每天如果不征收粮食就吃不上饭。

  12月29日 阴

  昨天的雪一直下到今晨。上午十点三十分在上海举行了华中派遣军的阵亡者慰灵祭。我们联队应该派去了代表。我们此时也面朝上海,对死去的战友默默地祈祷。同时还有队长的训示,得知第十三师团在滁县,第三师团在镇江,第十六师团在南京,第九师团在苏州,台湾重藤部队在关东,各自担任警备任务。进而命令我们下个月20日前往华北的山东济南,需做好准备。

  12月30日 晴

  下午一点起,在第二大队本部前举行山炮联队阵亡者慰灵祭,而且师团长和联队长还诵读了庄严肃穆的悼词。我们郑重地向战友的英灵鞠躬,还为军马立碑并上前参拜。晚上,战友举办了盛大的歌会。

  12月31日 晴

  昭和12年终于要结束了。回想起来,今年真是繁忙的一年。农村正值繁忙之际收到了征召令,曾一度非常苦恼。为了迎接明天的元旦,大家立起了门松,领到了丰盛的食物。今天因为是年末,所以也非常繁忙。时隔一个月又能洗澡了。今晚以某种形式举办了忘年会,分队和中队都很热闹地送别了昭和12年的最后一天,同时准备迎接昭和13年之春。

  昭和13年(1938)

  1月1日 晴

  可喜可贺,在战场上迎来了昭和13年的新春。起床时向皇宫遥拜,为天皇、皇后两陛下三呼万岁,祝我帝国永远繁荣昌盛。在中国的宿舍前立起了门松,升起了国旗。进而又于九点在本部的广场举行了1月1日的四方遥拜仪式。联队长发表了祝词。面向初升的太阳行礼,祈求今年的幸福和平安,同时还祈祷家乡也平安无事。下午我们联队也举行了歌会以庆祝元旦,非常热闹。大家都兴致勃勃地追忆往事,平安地度过了一天。此外还做了红豆饭来表示庆祝。

  1月2日 晴

  高兴地迎来了新年第二天,今天也是休息。大家都按照各自的喜好放松身体,下午再次举办了歌会。酒保也开了,能买到日用品。今年第一次收到了信(在此地)。

  1月3日 晴

  迄今为止未能收到的信一下子全来了,有十多封。为了回信甚至忙到忘记了吃饭。今天非常冷,白天冰雪也未融化。第七中队的某个士兵去附近征收东西时被当地人杀死了。

  第一次收到了慰问袋。心情就像孩子收到礼物般高兴。

  1月4日 晴

  今天遛马时顺便也搬来些干草。即使是山炮部队也是需要练习步枪射击的,所以安排了有枪训练。对射击时的姿势动作等进行了学习和操练。上午九点举行了军人敕谕的奉读仪式,随后联队长进行了训示。向我们士兵告诫了今后的注意事项和方针等,讲得非常细,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御赐的清酒虽然只有一点,但是能够配发下来就已经很感激了。

  1月5日 晴

  我们去滁县领取了粮秣,还收集了一些柴火。因为要给国内回信,所以弄得一点空闲的时间也没有。战友中有人收到了很多包裹,便把香烟和牛奶糖分给了我一些。很高兴地吃了,愉快地度过了一天。

  1月6日 阴

  凌晨五点起床,牵马去滁县领取邮包。但因为对方还没分好,就只好两手空空地回来了。阴沉的天气导致温度更低了,还星星点点地下起了雪,冻得人瑟瑟发抖。不断有汽车驶向滁县。

  1月7日 晴

  昨天阴沉的天空到今日突然放晴,让人心情愉快。上午给我的爱马“迅鳞”钉上了马蹄铁。下午在马厩处理白天的工作。收到了××金重君的信,马上给他回信。

  1月8日 阴

  陆军创始日。上午十点,横尾联队长进行了阅兵仪式。天气非常冷。领到了酒、香烟、冰糖、柿种日本用糯米、酱油、辣椒等制作而成的下酒零食,因形似柿种而得名。——译者注、鱿鱼,还有金团。美美地享用了一番。今天也开心地庆祝了正月。

  1月9日 晴

  收到了家里寄来的包裹(真绵的巧克力和栗子)。我们段列部队最近两三天可能要向某方面进发了。队长告诫我们一定要注意预防冻伤,在征收东西的时候不要白白丢掉性命。

  1月10日 晴

  乌衣街北边的津浦铁路今天开通了,汽车也可以通往滁县,士兵欣喜异常。如果能这样一直待在华中维持治安那真是很让人高兴的。今天是迄今为止未曾有过的晴好天气,十分暖和。小鸟无忧无虑地在低空或高空振翅飞翔。中国苦力今天对于我们的命令也变得淡然了,他现在面对日本军人不会再感到恐惧。我们读着杂志吃着点心,无忧无虑的,是战线上幸福的人。

  1月11日 晴

  收到了石川消防协会会长热情洋溢的慰问信,对此感激不已。由此便可不再担忧家里的事情,安心地奋战了。信上还详细地介绍了农作物的收获情况和贩卖价格。在高兴的同时,脑中也浮现出了今年丰收的景象,内心激动不已。想给他回信,但屋子里实在太黑了,让人苦恼。在煤油灯下是无法写信的。

  1月12日 阴

  武田部队9月4日在上海东部战线的奋战如鬼神一般勇武,地雷的爆炸仿佛要震碎大地。在震耳欲聋的冲锋号令下,敢死队的勇士手持白刃一跃而起,向敌军阵地发起了冲锋。

  1月13日 阴

  幸运的波斯菊开放了,真美。老家的院子里现在也应该满是鲜花了吧。陆军登陆后稍做休整,海军陆战队的勇士则在上海前线把弹片做成了花瓶,用来装饰台子。

  皇后陛下所作之歌:安息吧。为了您,连生命都愿付出。

  1月14日 晴

  运输粮秣的汽车每天络绎不绝。我们都已经在吃晚饭了,运输车队却依然在天寒地冻的深夜努力工作着。想到这里,就对他们感激不尽。夕阳已经沉入了地平线以下,这番光景让人想起了战友在中国土地上唱起的军歌。前半夜在马厩值勤。

  1月15日 阴

  汽车发出巨大的轰鸣声,装上我们的必需品运往滁县。治安维持会成立后中国人似乎很高兴地欢迎了我们日军。他们的粮食显然是不够的,所以从我们这里领到一些后都很高兴。

  1月16日 阴

  分队全员从早晨开始就一直在搭建马厩。搬运茅草和木头之类的东西,忙个不停。已经可以很清楚地推测出来:可能会在此地长期驻留一段时间。每天早上都面向祖国祈祷平安。

  1月19日 雨

  昨天开始的降雨到今天也未停歇,下了一整天。因为下雨,所以什么事都干不了。以现在的天气状况来说下雨这种事应该是非常少见的。但雨水又冰又冷。全天在读杂志中度过。

  1月22日 阴

  无论是原野还是山上都变成了银白色的世界。越发寒冷了起来。在乌衣街洗了澡、理了发,价钱分别是二十钱和五十钱。找钱的时候发现对方给我的竟是中国钱,让人苦恼。上午保养了马具,为24日的出发做好了准备。富山军医布置了卫生事宜,是关于冻伤的,还说了一些预防的方法。

  零下六度,但比国内要暖和一些。

  1月23日 晴

  起床后便向皇宫遥拜。将士每人都收到了陛下御赐的一支香烟,真是感激不尽。我们发誓今后会更加努力地为君国尽忠。今天的好天气在最近几天是少有的,忙着为25日的出发做准备。下午五点,师团的兽医官巡视了马厩。

  1月24日 阴

  为明天的出发忙着做各种准备。难得地配发了防寒的被服、裤子、衬裤、袜子、手套、帽子等,试着穿戴了起来。来到乌衣街后已经驻留了一个多月。虽然是个脏乱的地方,但是久居为安,就像是自己的故乡一样。心里有些留恋。

  1月25日 阴

  上午十点二十分出发,前往滁县。行军时因为穿着防寒的衣物,流了很多汗,不得不中途脱了下来。收到了吉村祯三君和缝隆海先生的书信。下午五点左右抵达滁县并宿营。又收到了中村充广先生的包裹。后半夜在马厩值勤。

  1月26日 晴

  上午九点从滁县出发前往张八峰。既是烂路也是险路,尽是坡道,还有一条大河。在山路上爬上和爬下。因为距离目的地还很远,所以一直强行军直到下午六点半才抵达张八峰并宿营。附近的民居为了防止盗贼的入侵,在四周筑起了土墙,还有两三处高耸的瞭望塔,显然一旦有事就能马上持枪战斗。远远地能听到我军炮兵发射炮弹的声音。

  1月27日 晴

  上午九点出发,前往三开镇。和昨天一样,全天都在山里行军。因为几乎都是砾石完全不适合耕作,所以也看不见一个人影。估计大家都逃跑了吧。下午四点抵达三开镇并宿营。

  1月28日 晴

  早上六点起床,七点半去明光镇。行军路程超过八里,下午六点左右抵达。明光镇看起来非常大。炮声到了晚上也未停歇。下发了酒、点心、大米、味噌等物。

  1月29日 阴有雪

  凌晨一点左右敌军曾用步枪实施过猛烈射击。早上六点起床后做好了出发准备。八点,我们中队展开炮列向敌方倾泻炮弹,战斗越发激烈了起来。因为铁桥受损严重,所以渡河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到了下午开始下雪,天气也变冷了。在寒冷的天气里等了五六个小时才渡河。下午三点左右,一艘船载着四匹马渡了过去。此时雪越下越大,甚至找不到能当柴火的树木。渡河行动直到深夜才结束,随后抵达宿舍入睡。因为铁桥被毁导致汽车无法通行,所以毫无疑问今后的粮食运输也会变得相当不便,补给品也会减少吧。敌军在我们山炮的猛攻下丢下尸体逃跑了。

  1月30日 阴(燃灯寺)

  晚上七点左右从明光西面的村庄出发追击敌军。在敌方阵地附近有五具友军的尸体还没来得及收拾,已经被雪覆盖了。敌军也有十二三具尸体被炮弹炸得没有了腿和头。在泥泞里强行军,追击敌军。下午四点展开炮列射击,能看到敌兵一哄而散地逃跑了。随着太阳的西落,敌兵基本上全都撤退。所以我们能在附近的村子里宿营了。收到了××村寄来的慰问袋。

  1月31日 阴

  凌晨五点起床,六点三十分之前做好出发准备并待命。早上七点前进了约十町的距离后发现战斗早已开始。枪炮声不绝于耳,时而有流弹从耳旁飞过。步兵在两千米外的前线遭到了敌兵猛烈的射击。早晨雾蒙蒙的,看不清前方,所以处于非常不利的态势。但立即摆好炮列向敌军猛射了过去,结果打乱敌军两个大队兵力的阵脚,逃之夭夭。联队炮兵有一部分留下来休整。看到他们全身都是泥土,非常同情。若与联队炮相比,我们此前所经历的辛苦根本算不了什么。附近一带的地形和水平线一样平坦,有敌军挖掘的战壕,也有一些敌兵尸体。上午十一点半前进后吃了午饭。到了下午天气更加寒冷。以至于到傍晚时已经冻得站不起来了。稍晚些时候才抵达了一个无名村落。只有大约两间半宽度的房子里挤了二十个人睡觉。大家像土豆一样睡在那里。一月份到了最后一天。想到家乡在旧历正月可以进入休息,就更觉得战场上的辛苦有增无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