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新机场规划建设一直受到社会各界高度关注。中国民航局在近日公布的一份全国人大代表建议答复中,披露了主管部门对南通新机场规划建设的态度。

  全国人大代表陈锦石向2019年3月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提出了关于规划建设南通新机场的建议。民航局经商国家发改委,对这份建议作出了答复。

  民航局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5987号建议的答复》(以下简称《答复》)中表示,空域问题已经成为长三角地区规划布局新机场的前置性条件,建议请江苏省进一步加强与相关省市、军方有关部门的沟通协调,扎实做好前期研究和论证比选。《答复》成文于2019年7月17日。

  《答复》称,南通机场于1993年正式通航,现飞行区等级指标4D,拥有1条长3400米的跑道、1.5万平方米的航站楼以及相关配套设施,另有5.2万平方米的航站楼正在建设中。2018年完成旅客吞吐量277.1万人次、货邮吞吐量4.3万吨,同比分别增长37.9%、9%,客货运输增速较快。根据南通机场总体规划,远期规划2条跑道,满足年旅客吞吐量1600万人次需求。正在实施的航站楼改扩建工程完成后,机场基础设施保障能力将进一步提升,能够满足未来较长一段时间的区域航空运输发展需要。

  《答复》指出,长三角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程度高,航空运输需求旺盛,市场潜力大,尤其是在上海两场容量趋于饱和的情况下,客观上需要统筹发展需求和供给匹配度、空地资源和环境承载力,谋划该地区民航基础设施布局建设,加大航空运输有效供给。同时,长三角地区空海军及民航机场密集,军民双方飞行量均很大且增速较快,空地资源不足,运行难度大,是全国空域条件最为复杂的地区之一。空域问题已经成为长三角地区规划布局新机场的前置性条件。

  民航局在《答复》中表示,建议请江苏省进一步加强与相关省市、军方有关部门的沟通协调,扎实做好前期研究和论证比选。民航局将会同国家发改委结合长三角区域机场布局、空域配置、军用机场迁建、综合交通等情况予以统筹研究。

  南通新机场规划建设备受社会各界关注,同时还面临着经济强市苏州机场规划建设的“竞争”。

  2018年8月,南通市委书记陆志鹏在接受江苏媒体“交汇点客户端”采访时透露,南通正规划建设新机场。一方面,南通空域容量和地面交通条件较好,与周边机场之间的距离比较均衡。在现有空域结构下,南通新机场满足空域容量限制的最大年旅客吞吐量约2360万人次;如果进一步推进空域结构和飞行程序优化等举措,南通新机场满足空域容量限制的最大年旅客吞吐量可以达到4900万人次以上。另一方面,上海虹桥、浦东两大机场即将进入理论饱和状态,预计到2035年旅客吞吐量将达到2.3亿人次,未来将有6000万的溢出量。陆志鹏同时透露,南通新机场将通过北沿江高铁,与上海虹桥、浦东机场快速联通,建成“轨道上的机场”。

  南通新机场的规划建设得到了江苏省的支持,并取得较为丰富的阶段性成果。2019年1月,推动南通新机场规划建设被写入江苏省政府工作报告。1月底,中国民航工程咨询公司在南通召开了南通新机场选址报告评审咨询会。7月12日,南通市长徐惠民在江苏“政风热线·市长上线”直播节目中表示,南通新机场规划建设被列入《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将成为上海国际航空枢纽重要组成部分,和上海虹桥机场、浦东机场共同组成上海航空主枢纽。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目前南通方面关于新机场的最新进展是,在8月21日于上海举行的“通州区投资价值研讨暨2019年地产招商推介会”上,南通市自然资源局通州分局副局长邹秦川表示新机场正处于初步选址阶段,海门四甲镇和通州二甲镇两个选址方案正在比对,年底前有望获批。

  上海的另一近邻苏州,近日也放出了机场规划建设的消息。

  8月23日,苏州市交通局局长陆文华在苏州广播电视总台“政风行风热线”节目中表示,苏州已经完成机场的规划选址、空域、航路以及必要性和场址环评研究。陆文华称,无论是从老百姓的美好出行需求,还是长三角地区的机场吞吐量缺口来看,苏州机场的规划建设都非常必要而且十分紧迫。

  2019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苏州市长李亚平在江苏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也曾表示,苏州在航空运输方面需求巨大、增长旺盛,社会各界对建设苏州机场的呼声很高。考虑到上海两大机场趋于饱和,恳请支持规划建设苏州机场,并尽早将其列入国家相关规划中。